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交易

交易
关于,我得承认我绝非真正的文人墨客,只不过脑海里偶尔闪现几个喜欢的,心爱的紧。 本天成,妙手偶得之 ,老天待我不薄,给过我许多的照顾,但只在字句的层面,要说一个就太难。大抵年华欠长,容易有情绪、所以难坦然。 但好在,关于文字我只到了喜欢的程度,并没到深爱的地步。像一个年少的孩子,在沙滩拾贝壳,如果有幸捡到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,就已经足够他开心好一阵子,至于能否再拾掇许多,做一串华美的风铃就是一件用来怀想而无必忧虑的事。
这是我很长一段时间的想法。
包子,你为什么不去写呀?
但我的心里只有中考。
三年后。
包子,你不写小说屈才了。
但我对高考情有独钟。
又三年。
包子,写小说呀!
我写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投到,编辑在一周后给我回信:你有着很美的语言,但很长的故事里如果你不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也容易失去对文字的驾驭。
我想:好,那我就写稍微短一点的。于是我又投了第二篇文章。编辑回信同样是一周之后:故事冗长,语言拖沓,是不是肠胃不好。
我很感激他没有打出屎这个字,然后想:好,那我就写更短的。所以我又投了第三篇文章。
《瘟疫》
老城的故事
总是风雨飘摇
撑了伞
还是被淋湿了
悲伤像一场瘟疫
未入夜
便屠了城
文字的价码,千字五十,我数了数,三十六字。稿费在第二天打过来,5.00元,他真慷慨。
本想着发个文字纪念一下,早餐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吃过,想想还是算了:最终不过是一坨屎,也许本来就是一坨屎呢。
后来的故事说来话长,人们对于不想说的事情都喜欢这样说,我生性愚笨也还是学会了,大概勤能补拙、大概本能使然。
而我今天写下这篇文字的原因,是因为要用它换一幅肖像画,这对于稿费五块钱的我确实意义深远。但我之后想了想,我长这么丑让别人给自己画肖像画是一件不道德的事,所以还是算了。那就仅以这篇文字表达我一直以来的感激,无论是对于我感情的推波助澜还是我在创作路上的引导与鼓励。仔细想了想,两个人快十年的朋友,高考之后因为种种原因没再见到过,而我唯一请她吃的不过一碗乌冬面。但我自觉不吝啬,想来是真的穷,哦、那是我另一个痛处。
有时候我想,如果有一个人你多年未见亦不觉生疏,实在是一种幸运,对于我这种木讷的人来说就更难得。她叫张婷,我叫过她长颈鹿,是我更长故事里的小小婷。
随机推荐: 整体卫生间 地球仪摆件 街拍书包 宽松显瘦连衣裙 结婚零食大礼包
相关的主题文章:
返回列表